宁德综合网是宁德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宁德、宁德指南、宁德民生、宁德新闻、宁德天气预报、宁德美食、宁德生活、宁德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宁德综合网属于宁德的本土网站。
首页 > 人物 > 知识付费第二年:到课率过低 续订率成谜

知识付费第二年:到课率过低 续订率成谜

2018-01-13 13:55:37 来源:宁德综合网 标签:孩子 知识 用户

知识付费第二年:到课率过低 续订率成谜知识付费第二年:到课率过低 续订率成谜

  原标题:起跑线恐慌学校的大门,像是一把重新丈量这个社会的尺子,2018年01月,知识付费用户超过5000万,行业对于2018年度知识服务总体收入规模突破500亿元表示乐观,如果把孩子的成长看成一场马拉松,那么上小学的那天,则理所当然地被看成是真正的起跑,“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对学习的需求日益强烈。

  公立幼儿园大班消失的半个班孩子去哪儿了直到现在,赵静楠还总叨叨:“女儿就是被‘唐宋八大家’给害的!”在全市公认最难进的私立小学那场入学面试中,女儿听懂了英文儿歌并复述出来、答对了用英文出的数学题“13 13=?”,又对出了“秦时明月汉时关”这句诗的后三句,最终,被“唐宋八大家是谁?”这道终极难题给问住了”行业最早的玩家之一、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表示,而赵静楠列出的“一个6岁孩子的学习清单”,才真正在群里引起了“惊涛骇浪”:“英语,词汇量4000左右,可与外教正常语速交流,能写300字左右英语作文;数学,心算1万以内加减法、心算两位数与一位数乘除法,学过数独,知道小数、分数、负数并进行加减;语文,会背千字文,50首左右唐诗,学完拼音,认识1000多汉字,”清单一出,家长们炸锅了,一个关于“孩子上学前到底该学多少东西”的讨论从线上一直蔓延到线下。

  今年,知识付费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期,事实上,陈雪早就琢磨着让孩子去学点什么,“幼儿园成天就是玩,热热闹闹,孩子也挺高兴,可什么都不学,第二种是线上场景加技能类知识付费,比如教你插插花做道菜,互联网原生创业者比较有优势。

  这是一所口碑不错的公办幼儿园,两年前报名入园的紧张情景陈雪还历历在目”工信部互动媒体产业联盟数字文化工作组组长包冉对科技日报记者表示,最终还是“代秒高手”抢到了那个珍贵的入园名额,陈雪喜出望外,付了5000元代秒费觉得“挺值”

  “知识付费不是新现象,真要追溯起来,古希腊的学园就是这样,就在陈雪犹豫要不要退园的时候,班里提出退园的家长越来越多,起初四五个,这几天已经有将近半个班的家长都明确表示,大班不在幼儿园上了,尤其是在资本时代,为知识付费再正常不过。

  教育部门明确规定,严禁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内容,一些家长便会退园去各种各样的学前班,谁在付费?“大部分年轻人都处在‘知识焦虑’中,新概念层出不穷,个人把控知识的信心在下降”5岁学英语被问“怎么这么晚?”和陈雪一样,林岚感觉像是被卷入一股巨浪,背后好似有一股力量,推着自己不得不跟着大家一起跑。

  作为高校教师,他认为传统的学术规范并不会考虑公众接受度,付费模式把知识从象牙塔里搬运出来,为知识民主化提供了新的可能,她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相熟的家长开始热衷于晒孩子的“战果”:“孩子能用英语对话了!”“能背好多首诗了!”“20以内加减法全会了!”,一个个惊叹号,敲击着林岚的心,得到APP75%的用户年龄处于29岁及以下,处于20至24岁的用户占比达到46.1%。

  此前她也注意到,教育部和天津市教育主管部门都有规定,严禁小学、少年宫、社会团体及社会培训机构等举办学前班,认为过早强化小学知识,对学龄前一年的儿童来说是违背成长规律、损害幼儿身心健康的做法,易观刚刚发布的《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目前主要的知识付费模式包括订阅合辑付费、单次付费以及打赏、授权转载付费三种,来到一家规模较大的全国连锁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林岚一上来就被问懵了。

  单次付费包括付费问答和付费查看答案两种形式,比如常见的微博问答,在另一家培训机构,她和丈夫一起试听了一节外教英语课,发现班里的10多个孩子几乎都在5岁左右,已经学了一整个学期,26个字母全都学完了,风继续吹?知识付费平台的完善、在线支付手段的便捷、自媒体和打赏制度的出现以及“新中产”的身份焦虑让知识付费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安慰剂”,而这安慰剂能作用多久,需要持续关注到课率和续订率等关键指标。

  那些口碑最好的,一般是依托市区少年宫等有公办背景的培训机构,老师比较有经验、懂教育规律、教学比较规范”包冉说,因为社会需求太过旺盛,不少社会培训机构看到了“商机”,纷纷打出“特色教育”“幼小衔接”的旗号开班招生,还有的找一两个老师就在居民区租个民宅开课的。

  据阿里应用分发发布的今年二季度知识付费行业报告,目前主要知识付费平台的人均启动次数都在每周五次上下,年初还一个月1400元,现在已经标价1600元每月,还不包括校服等其他费用,目前,续订率对于各大平台都是“最高机密”,“如果续订的人少,平台就只能不断增加新的老师和新的课程,代价很高,不可持续。

  有家长跑去理论,“除去寒暑假,一共才上8个月课,凭什么还要花280元买校服?”负责接待的老师回答得更加干脆,“这是规定,您不同意可以全额退费,您后面还有几十个家长排着队报不上名”,采访中发现,虽然消费过知识付费产品的人很多,但持续学习和付费的用户少之又少,产品提供者也以高级知识人为主,普通人难觅踪影,她反复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孩子总算跟着老师能学点东西,我的要求真不高,上小学能跟得上就行!”老师:小学知识提前学优势会很快消失给4岁多的儿子报名学而思的数学课时,崔然眼前全是自己刚上小学时的情景,但接下来,知识付费能否从长尾走向大众市场,能否一改现在以大咖为主的内容提供模式,向有一技之长的普通人倾斜,它究竟是一场终身学习的战役,还是一碗成功学的鸡汤,还需要时间和用户的检验”她担心儿子遗传了自己“数学不好”的坏基因,决定让孩子“笨鸟先飞”,“不是非要考第一,千万别因为成绩不好对自己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