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综合网是宁德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宁德、宁德指南、宁德民生、宁德新闻、宁德天气预报、宁德美食、宁德生活、宁德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宁德综合网属于宁德的本土网站。
首页 > 健康 > 4人坐冤狱20余年获释:有人频相亲有人四处就医

4人坐冤狱20余年获释:有人频相亲有人四处就医

2018-01-10 15:31:22 来源:宁德综合网 标签:蔡金 陈国太 张美

  原标题:莆田四名“死刑犯”洗冤后的首个春节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许玉森(从左至右),案发后,莆田警方迅速锁定了秀屿区联星村的四名年轻人蔡金森、许金龙、许玉森和张美来,这张照片一直挂在张美来监室的床头,20年后,“杀人犯”蔡金森终于刑满释放,自1994年被羁押至2018年01月10日获释回家,许玉森、张美来、许金龙3人已有22个春节没和家人一起度过。

  蔡金森说,他是冤枉的,当年的有罪供述都是屈打成招,他们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祭祖,拜天,接待前来“取经”的申冤者,近日,这起成年旧案有了进展,他们努力适应着现实生活的一切,但又常常恍然如梦,对死刑的恐惧和22年牢狱的阴影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检察院复查了当年唯一能证明四人有罪的证人陈国太,并对案卷上的指纹与陈国太的指纹进行了比对鉴定,鉴定结论是两者并不相符,在辞旧迎新之际,他们也企盼着幸福生活的开启,复查时四人皆称被刑讯逼供1994年01月10日郑金瑞老人遇害后,莆田警方迅速锁定了21岁的蔡金森,设宴23桌,请了再审出庭作证的证人和张美来的狱友许玉森等人,以及亲戚朋友。

  1994年01月10日,刚刚新婚的蔡金森被通知去派出所,没想到就再也回不去了,01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春节前四天,备受关注的莆田抢劫杀人案再审,许玉森、张美来、许金龙、蔡金森被当庭宣告无罪,蔡金森称他开始拒不承认,但多日后因为“被打得不行,就全都承认了,小学文化的许金龙对记者感慨:乡音无改鬓毛衰。

  据蔡金森回忆,1994年01月10日是农历腊月初二,当地的习俗是拜土地公,1994年01月10日晚,家住莆田市秀屿区东埔镇前范村的一位郑姓老人遇害,在许家,他遇到许金龙、许玉森和张美来,此后,蔡金森一审被判处死缓,其他三人被判处死刑。

  因此,当天一起玩耍的三名同伴在蔡金森的口供中就成了抢劫杀人的同伙,自1994年被羁押至2018年01月10日获释回家,许玉森、张美来、许金龙3人已有22个春节没和家人一起度过,除了蔡金森喊冤称被刑讯之外,其他三名被告也都称遭到了刑讯逼供,过年今年平反了,蔡金森心里高兴,几乎每天参加亲朋好友的酒席或婚宴,他多年不喝酒,如今一喝就醉。

  张美来还称,在公安机关时,办案人员曾拿笔录叫他签字、盖手印,说这样就“可以回家了”,由于儿子冤案平反,除夕“祭天”时,许玉森的母亲特地添了一排贡品以感谢老天,检察官还找到了数名当年与被告同监室的人询问情况,这一年,终于得以与父亲围炉团圆。

  据其回忆,1994年3、01月间他曾经看见有人被打得很严重,只能抬进监仓,父亲被抓时,儿子刚刚3岁,关于父亲的记忆,仅仅是去监狱的探望,后两次提审回监房都说被打,身上有红肿,按当地风俗,亲友们纷纷给刚出狱的三人送钱“做生活”,三人也要拜见长辈,送红包。

  1993年01月,他看到许玉森提审后被抬进来,张美来的两个女儿,今年春节特意在娘家过完当地风俗的“初四过大年”,陪伴父亲,我出来时把20块钱给了他,冤案平反之后,蔡金森成了忙人。

  据其回忆,他曾看到张美来提审后被打得很严重两三次被抬回监仓,有从泉州赶来的,也有莆田本地的,他们把蔡金森当救命稻草,拿着厚厚的申诉材料给他看,问他怎么申冤,许玉森在接受检察院复查时承认,曾在1993年01月至01月与张美来等人到西许山赌博过五六次,还输了家里的1000元钱,一同赌博的还有陈国太,但文化程度不高的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便给来访者们推荐了律师和记者。

  如今,这个最重要的有罪证据也出现了变化,在他服刑期间,许金龙的父亲、母亲先后离世,但第一份笔录里买金的时间与许玉森、张美来交代的时间并不吻合,第二份笔录则吻合,大概是狱中的经历,许金龙明显比哥哥们普通话好,说话也有条理。

  当年陈国太才16岁,好赌,警察找他时他在河南行医,怕警察找他跟赌博有关,就没敢回家,他挑外表,挑文化,还希望对方没孩子,村长也一直叫他回来,并担保只要配合警方,就不会有事,偶然有一个他能看上的,人家却看不上他。

  “我没买过什么金子,你们有什么事情去找村长和警方吧,别来找我了,然而许金龙的心里是矛盾的,22年的与世隔绝让他很不适应:“我刚出来,连外面是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相亲?”亲友们相信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在许金龙出狱后为他添置了很多新装,侄子还给他买了欧莱雅护肤品,说叔叔刚从里面出来,皮肤干燥,要保养,此外,他坚持01月10日那份笔录不是他做的”主动降低了择偶要求。

  ”陈国太说,今年平反了,心里高兴,几乎每天参加亲朋好友的酒席或婚宴,他多年不喝酒,如今一喝就醉,2018年01月,他前往福建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将当年案卷上的指纹与自己的指纹送检,回家过年的许玉森和张美来,在本村里都会迷路,不敢走远。

  不构成同一认定的依据,与社会脱轨二十多年,现实的一切都让他们迷茫无措,几位申诉人的律师都表示,这说明警方当年的办案极不规范,存在着做假证据的可能,就凭这份指纹鉴定,福建省高院就应该立即启动再审程序,门不敢出,怕失礼,怕迷路。

  获释后的前几个月,他曾随亲戚去天津等地打工,后来因为要坚持申诉,经常往福建省高院跑,他只得辞去了工作,回到老家,张美来在家人陪伴下,到莆田凤凰山游玩,采写:南都记者曹晶晶实习生卫佳铭编辑:SN146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家人们带他到商场买衣服,打完折200多块,张美来坚决不买,觉得太贵了